[blood x blood ]主动、无奈、观望:北漂返京的心路历程-新能源龙头股 -研制呼吁

新能源龙头股

这是几位北漂一族的返京故事,故事平淡无奇,但又是无数北漂人这段时间最真实的生活写照。

“太难了,我回北京这一趟,一个半小时的飞机总共被测了4次体温,登记了两次信息。”

谈到这次从江苏老家回北京的行程,王先生不由得感慨良多。他坦言在北京上班这几年来,头一次返京时有了密集人群恐惧症。“在机场和车站看到人们在一起心里就害怕,上了飞机全程没敢摘口罩,空乘发航餐和水都没敢要。”

按照春节前正常的假日规划,正月初七通常是人们在节后第一天上班的日子。但由于目前疫情的状况,根据北京市政府发布的通知指出,在2020年2月9日24时前,除必须行业外,具备条件的企业,应当安排职工通过电话、网络等灵活方式在家上班,完成相应工作。

王先生所在的公司,临时通知大家在家办公了。

这意味着,他要和很多上班族一样,在要北京租来的公寓楼里宅到2月10再去上班,这也让不少北漂一族有了更多再次停顿和思考的时间。

但无论如何延长假期,在家办公终究只是暂时的。北京这个汇聚了上千万北漂的城市,终究还是会迎来数量庞大的返京上班大潮,面对如此庞大的群体,如何做好防疫措施是对所有人的挑战。

而对于更多的从全国各地返京的人而言,目前的时光如何度过?未来将如何?自己又将如何面对?这一连串的问题都充满了未知。

2月10号开工,但我初六必须回来

“我们公司目前暂定是2月10号才去公司正常上班,之前可以在家远程办公。我看到初六那天,北京已经有100多例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了,而我的老家泰州才不到10例。我们家是在乡下的农村里,从整体环境来看,相比北京肯定更安全些,但我必须提前返京。”王先生对懂懂笔记说道。

这份坚持的背后,是因为王先生在朝阳区公寓楼里养的两只宠物猫。

王先生表示:“我是腊月27晚上坐火车回江苏老家的,之前是预约过年留在北京的同事在初二那天来我家,帮忙给两只猫加一些水和粮食,再帮忙铲一下猫屎。不过之后疫情发展得特别快,到正月初二的时候已经非常严重了,同事也不敢出门。对于同事的谨慎我特别能理解,毕竟面对疫情谁都害怕,特别是他家还有一个两个多月大的小宝宝,我也不愿意让他冒这个风险。”

回家前,王先生曾为两只猫咪准备了喂食机和饮水机,加满后还额外备了两盆水和两盆粮,心想这样坚持一个礼拜应该没问题。不过,初四的时候通过摄像头发现,两个水盆里的水已经没有了,宠物饮水机也提示水量很低。王先生随后就买了初五的机票,决定提前返京。

从江苏泰州到北京飞行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,不过从返京的这一路上,他对重重考验有了一番新的体会。

▲高速路口的测温

“回来那天,我爸开车送我去的机场,由于是外地车牌,上高速时就被拦下来测了一次体温、查了身份。进机场又测了一遍,登机时再测了一遍,在飞机上填写了一份旅客信息登记表。到北京之后,出机场第四次测了体温,进小区之前再被登记了一次。”虽然流程繁琐,但这一切他都能理解,特殊时期要对所有人负责,同时这样的过程也让他再一次体会到目前疫情的严重。“到家之后,我就去超市买了很多生活用品,幸好超市的供给还很充足,只有口罩确实没货。”

返京后这几天,王先生表示自己除了下楼扔了一次垃圾,就再也没出过门。虽然有些郁闷,但安全第一。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,相较于江苏老家的阴雨绵绵,北京这个一室一厅有了一缕阳光。

像王先生这样的“北漂”铲屎官不在少数,疫情之下,宠物成了他们除家人以外最多的牵挂。如果能够顺利回京当然是最理想的状态,否则他就要想办法联系更多的朋友,寻找更多的途径去“解救”猫星人。不过对于更多提前(按时)返京的年轻人而言,自己的生计才是他们目前最大的焦虑。

不回来,基本工资连房贷都还不上

无论是初次公布的假期延长到2月2日,还是最新的2月10日上班,绝大多数企业都是积极响应并按部就班执行。但是,依然会有企业要求员工初七正常上班。

“公司说不强求,但如果你不来,就按照北京市最低基本工资2200块钱发薪水。我每个月房贷就要3000多,不回来能行吗?”正月初六回到北京,正月初七就带着口罩开始上班的李先生说道。

李先生老家在辽宁沈阳,在北京从事房产中介工作。2018年底,他在沈阳买了套两室一厅的房子,每个月的房屋贷款是3000多元。之前相关主管部门下发了延长假期的通知,李先生所在公司当天就通知全体员工可以自己选择是否回来上班。但通知表示,如果不回来上班将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(每月2200元)发放薪水。

李先生透露:“我也担心疫情,我家(沈阳市)的小区都已经封闭了,不允许小区之外的人进入。但领导每天在微信群里虽不明说,但一直都在暗示大家按时返京,再加上公司这个最低基本工资的政策,我也只能回来了。”

当然,除了担心疫情,李先生对于按时返京并没有其他抵触心理。他坦言:“我们做房产中介这个工作的,不是能够远程办公的行业,需要线下交流。而且我们是吃提成的,就算公司每个月给你发底薪也就4000多一点,没比最低工资标准高多少。所以为了能够开张,我们绝大多数同事都回来了。”

但对于目前这段时间的市场状况,李先生没有丝毫乐观情绪:“年前那段时间租房市场就不好,现在这个情况,估计几个月内也不用抱太高的希望,只希望正月十五之后返京大潮到来,能多开几单,也不枉我这么提心吊胆回来。”

类似李先生这样返京按时上班者不在少数。前不久,微博上流传过一张互联网公司复工时间表,可以看到虽然绝大多数公司都是暂定2月10日正式上班,但依然有相当一部分公司要求在正月初七正常上班,甚至提前开工。

对于很多普通工作者而言,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延长假期,因为不是所有人的工作都能通过远程办公来实现。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还有很多像李先生这样的人,工作内容必须通过线下才能实现,除了房产中介,快递、外卖、网约车、餐饮、保安等太多行业都必须要有人才能运转起来。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,虽然是冒着一定风险,但自身依然期望尽快站到工作岗位上,毕竟开工了才有收入。

等人流量少点再说吧,不行就继续请假

有人着急回来,有人被迫回来,当然也就有人选择原地观望。在北京后厂村某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小杨,始终没有那么心切,她选择在河北的老家继续宅着等待疫情的结果。

这份谨慎并不奇怪,截至2月1日,全国确诊的新冠肺炎病例已经超过一万例,尽量避免到人流密集处仍是最有效的规避病毒的方式。小杨表示:“看群友们发的信息,是北京西站排队测体温的视频,那么多人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排队,看上去就有些吓人。我们公司目前通知是2月10号正常上班,所以我在家等着,到时候看看人少一些了再回去,实在不行就再多请几天假。”

对于女儿返京工作一事,小杨的母亲也不建议女儿提前返京。小杨在北京租的房子位于回龙观,那是与天通苑齐名的一个超级大社区,居住的人口非常多。前不久,天通苑、平西府等社区还传出不允许返京人员入住,需要自行在外隔离14天方可进园的消息。虽然此后天通苑社区否认了这一传言,但通过相关报道可以发现,确实是有一部分社区存在不允许返京人员直接入住的情况,“我妈说不行就一直等下去,直到疫情缓解”。

疫情高峰期,一些社区采取这样的做法可以理解,但同时这些消息也让那些返京务工人员多了一份焦虑和无措。

关于工作方面,小杨并不担心,因为从事运营工作的她可以通过远程办公来解决日常事务,“工作上我倒是不担心,电脑我已经带回来了,平时在家也能完成工作。这两天我就已经陆续开始干了不少事情了。”

真正让小杨担心的,是2月10号正常上班之后,自己从回龙观到西二旗的这两站地铁路程。“长时间在家办公不可能,公司迟早要正常运行,但13号线每天上下班高峰时都是人挤人、人挨人,这才是我未来最担心的。加上我现在手里的口罩存货也不多了,到时候没了口罩都不知道要不要坐地铁呢……”

因故延长的假期总会结束,工作和生活总要继续,做好万全的准备是小杨目前最重要的任务。她表示,自己现在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在网上购买口罩,连花清瘟和双黄连也在采购中。“虽然知道这些中药没用,但工作要做、地铁要挤,既然这些都不可能改变,自己能做的就是做好一切防护吧。”

结束语

在全国人民聚焦武汉疫情的同时,北京这座承载了无数年轻人梦想的城市,也在接受着严峻的挑战。所有人都希望疫情能够尽快得到控制,尤其是一线城市,更是在返城务工大潮中严峻以待。我们可以看到北京相关部门在开展极为严格的检控措施,尽一切可能将风险降到最低。而作为普通北漂者,文中的年轻人与千万北京市民一样,都在期待难关尽快过去,阴霾早日消散。而在目前这段最为焦虑的日子里,他们能做的就是备好一切防护手段,关上房门,为自己的明天祈祷。

待到春暖花开之时,希望大家可以放心的摘下口罩。